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一名风水师傅喝醉后说出的秘密,最好背下来!“毕业”

时间:2020-03-27 13:52:3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今天的这篇文章,选自《恰似小园桃与李》1书,作者白瑞雪是一名记者,让我们透过这篇文章感受一下过年期间迁徙的气息:此刻,回家过年,全中国正在上演。


小年到了,离年就更近了,很多人踏上返乡的旅途。


迁徙所带来的活色生香的忙乱,其实是过年的仪式感的一种。旅途多是灰头土脸的,但心里是欢天喜地的,只因有思盼系于火车另外一端。




迁徙的气味是过年的气味。迁徙不是过年的手段,迁徙是过年的一部分,扎实,隆重,它让每一次团圆显得并不是触手可及,让你身心焦灼而又信心坚定。


誓言会忘记,爱人会放手,但回家的奔赴一年一年不疲倦。对混不吝的中国人,回家过年是一种珍贵的信仰,是神圣不可越的底线。同那些每一年飞越珠峰从印度次大陆返回中国北方繁衍地的候鸟一样,这类循环往复的行动,你没法从任何现实利益的角度给出解释。它来自本能,来自基因,来自个体与家庭、游子与故土之间难以破译的生命联系。


今天的这篇文章,选自《恰似小园桃与李》1书,作者白瑞雪是一名记者,让我们透过这篇文章感受一下过年期间迁徙的气味:此刻,回家过年,全中国正在上演。


迁徙的气味


从去年12月份开始进入等待春节的准过年状态,本该是件美事。但这一次的等待仿佛特别漫长,从圣诞节、元旦节、亲朋生日一路庆祝到农历春节,竟已意兴索然。


岁近中年,渐入佳境或高潮迭起都不再易得。这让我一度怀疑,余生是不是只能在欲扬先抑的克制与不怀期待的谨慎中度过了。


不过很快又想通了,情绪如此低落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今年留在北京过年,不用折腾车票机票、购买七姑八姨的礼物尔后风尘仆仆地赶路了。缺了迁徙所带来的活色生香的忙乱,就少了过年的仪式感。


迁徙的气味是过年的气味。迁徙不是过年的手段,迁徙是过年的一部分,扎实,隆重,它让每一次团圆显得并不是触手可及,让你身心焦灼而又信念坚定。


大学时代回家,多少次从窗口爬入火车,另一只脚往往过了西安方得站立之地。后来我们发现了一个品质优良的居住处:厕所。


春运期间的火车,厕所利用率并不是满满的。眺望那条行李如山峦起伏、人体以坐着靠着躺着蜷着各种姿式填充于每寸空间的漫漫如厕路,很多人选择能憋则憋着。


大众的耐受力,给了我喘息之机。虽然每隔两三分钟就得挪位让贤,大多数时间里竟能半掩厕门、轻靠四壁思考人生,还可以时不时萧洒地伸个懒腰转个身。每每有人推门而入,或惊而致歉,或犹犹豫豫问一句:“你……是要收费吗?”




有一次连厕所也无空隙了,实在站不住,过关斩将挤入餐车觅得空位。服务员厉声说必须点菜,我和同伴高度一致地点了最便宜的土豆丝。


盘中餐尽,又要被赶走,只好再点一盘土豆丝……车到站,我娘冲上来抱住我,走走走,我做了你最爱吃的——土豆烧鸡!


那正是如狼似虎恨不得把一切吞下去的年纪。作为大学食堂里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菜,沙锅母鸡简直像老电影里的女特务一样美不可言。


以至于在接受革命意志教育时,我常常把自己置于这样一种痛苦的假想地步:一连几天不给饭吃以后,敌人端来一锅热烫出炉油花荡漾的鸡,我该怎么办,招,还是不招?


惋惜,这样的考验始终未能到来,而如此大餐在学校一周唯一一次,且体积并不庞大的1只须由8人同享。我由此肯定了自己的人生理想:放假回家,要让老妈每天炖只老母鸡,我,一个人,抱着锅,连肉带汤地,不用担心出筷稍迟则仅剩骨架地,吃个够。


人对自己报复性消费能力的估计常常过于乐观。不过,虽然回到家中仅一餐母鸡就腻了胃口,但脑海里的那口香锅和捧出香锅的母亲的手,仍把本来无趣的旅途点缀得五花八门。


在美食畅想中、在厕所与餐车相互串味儿的背景里、在人头攒动间一路南行,看着窗外的北方枯地渐次被青山绿水所替换,心里也绿得张牙舞爪百感交集。




千山万水的回家路上,过年其实已完成了一大半。它更像在教堂举行的一场祈祷,从头至尾心无旁骛,又像热恋的人奔向对方,掩不住的甜蜜写在眼里。


誓言会忘记,爱人会放手,但回家的奔赴一年一年不疲倦。对混不吝的中国人,回家过年是一种珍贵的信仰,是神圣不可越的底线。


同那些每一年飞越珠峰从印度次大陆返回中国北方繁衍地的候鸟一样,这种循环往复的行动,你没法从任何现实利益的角度给出解释。它来自本能,来自基因,来自个体与家庭、游子与故土之间难以破译的生命联系。




读新疆女作家李娟在《羊道》中描写哈萨克族牧民身着艳服转场的部分,红红绿绿扑面而来。李娟说:“搬家不单单只是一场离开和一场到达,更是一场庆典,是一场重要的传统仪式,是一个节日。”


我们未尝不是。旅途是灰头土脸的,心里是欢天喜地的,只因有思盼系于火车另外一端。


如关中麦客,一把镰刀走天下,如北京每片建筑工地可见的四川农民工,一个铺盖卷儿从一座楼展转至另外一座楼。


都是在四季交替间寻找温润缝隙的人,迁徙的进程身无长物,迁徙的终点是另外一轮艰苦卓绝而希望蓬勃的劳动。




总是在这些迁徙者的提示下我才会想起,迁徙本来就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最伟大动力,它保存了优秀的种群,锻造了坚韧的民族,培养了厚重的文明。


而我们,不是在迁徙,就是在将要迁徙的路上。


(编辑:王怡婷)

我成功啦
治疗中老年肾虚用什么药好?
我是如何逆转斑块的
冠心病是做什么检查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