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看点新锐力求雨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2 23:55:0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西安府已是半年未下雨了,庄稼汉恨不得将自己的汗水滴到田地里,以延缓土地上裂口扩张的速度。  兰德贯本来是不想去搭理这件事情的,毕竟自己这田曹掾的官职是用来督促庄稼汉种田的,这老天不下雨,田没法子种,他费再多口舌也是白费,倒不如躺在凉席上,喝着冰粥,让丫鬟一面给自己扇着扇子,一面唱着小曲自在。  “兴许,是老天开眼,可怜自己忙碌,才给自己了这样一个名正言顺的‘公假’。”这样一想,兰德贯感到惬意,同时也更加心安理得了。  奈何好景不长,也就休息了半年,朝廷便下了旨意,明年年初北伐女真,要求全国各省在明年一月前各征粮十五万石。  对于西安府来说,如今这旱灾严重,这样的任务下来,只好延迟开仓放粮救济百姓的时间,将粮库的存粮全部支出上贡朝廷,想来不是什么大事。  会饿死很多人?当然不会,只要微微上调粮价,有存粮的地主粮商自然会争着抢着拿出来卖。  因为没钱买粮而饿死?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与官府无关了。  但兰德贯哪里想得到,陕西为农业大省,布政使大人觉得有必要一马当先,率先垂范,故而要求陕西省治下各州县必须在今年十二月前,上缴粮食五万石,西安府身先士卒,必须在此基础上,多上缴两万石。  七万石粮食啊!西安府粮库里面才只有四万五千石存粮,距离十二月仅剩七个月,自己怎么筹那剩下的两万五千石?  实在不行,就只能借一半,征一半了。  所谓借一半,顾名思义,就是厚着脸皮向周边其他州县去借,借多少多还一倍,先把眼前的坎渡过去,比起难违的皇命,同僚的讨要显然无力许多。大不了,再花钱换一个官,还粮的事交给继任者去头疼。  所谓征一半,就是强征那些有存粮的地主粮商。激起民怨?不怕,他们只会把矛头对向府衙,府衙自会理解,出兵镇压,同样也不再关自己什么事了。  兰德贯觉得自己能想到这些,足以证明自己的政治天赋。  然而,人生的糟糕,永远是你想不到的。  西安府废都百年,只要在西安府担任知府,无不想重振昔日西都长安之繁华景象,故而这道任务从布政使到了知府,又变了味道。  知府大人下令兰德贯,西安府必须赶在布政使大人要求的限期前一个月,筹集十万石粮食,这样才能彰显西安府昔日帝都之豪气……    二  兰德贯求见到西安府现任知府郑闫厦的时候,郑大人正优哉游哉的将自己泡在凉水池中。  “知府大人,府中存粮仅有四万余石。”  “哦。”郑知府眉毛都懒得抬一下,似乎抬抬眼睛,便会耗费掉更多的力气一般。  兰德贯见知府大人听到自己的话以后,似乎没有产生一点情绪波动,便是更加着急:“今年西安府大旱,已经旱了大半年了。”  “哦,略有耳闻,百姓,哎,苦啊!我这个知府,哎,难做啊!你们当下属的,要好好为本官分忧啊!”郑知府一副悲切模样,看的兰德贯都是自愧不如。  “那个……”兰德贯还是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因为干旱,所以前半年颗粒无收。”  “哦。”经过兰德贯的提醒,郑知府的情绪终于有了变化,身子微微动了动,终于抬起了眼皮,看了一眼兰德贯,旋即又沉沉闭上了一半眼帘:“然后呢?”  兰德贯不知道郑知府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在这装糊涂,索性便是硬着头皮把话摊开来说:“您让我筹备十万石粮食,如今库中只有四万存粮,田里大旱颗粒无收,剩下五六万石的粮食,下官实在……”  郑知府不等兰德贯说完,便是打断了兰德贯的话:“那有什么解决办法呢?”  兰德贯闻言,心里想骂人:老子要有办法,还来找你。真是个老狐狸,抢在我前面把我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心中不岔,但身为下属,还是要把话说完的:“下官无能为力。”  “哦,你没办法,我就有办法了?”郑知府似是从鼻腔中发出一声冷笑。  兰德贯的眼珠一转:“洋人不是给送了一些降雨的设备嘛,为何不……”    三  兰德贯觉得自己来找知府大人是一件极不明智的事情。  终知府大人也没有答应自己的想法。  非但没有答应,还要求自己身为庄稼汉的父母官,要尽快为他们想到出路。身为郑知府的得意下属,也必须尽快凑齐上头交待下来的十万石粮食,不要给陕西省的其他州县落下口舌……  不过这一趟也没有白来,兰德贯也是学到了一些知府大人的语言艺术。  他并没有直接拒绝洋人降雨,而是说:“洋人降雨呢,首先检测气候条件适合不适合,其次呢,要检查设备完善不完善。洋人的降雨方法,从头到尾都是很烧银子的,烧银子就得向上面申请,层层上报,等结果也是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这样,你先回去尽快想其他的办法,本官尽力向上头申请一下。我们上下同心,没有过不去的危难。”  话说的很好听,兰德贯如果是初入官场的人物,铁定会信了他的这番鬼话。  罢了,洋人的方法请不来,那就试试我们自己的方法。  兰德贯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手挡在额前微微看了看天,纵然没有直接看向骄阳,但此时的天空仿佛变成了一面巨大的镜子,还是把刺眼的阳光戳在兰德贯的眼睛上。    四  求雨,是老祖宗留下的方法。  兰德贯祖上都是地主,成日里与庄稼汉打交道,这老法子自然不会陌生。  虽然他也明白这老祖宗留下的方法是时灵时不灵的,但如今之计,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三日之后,郦山之下,西安府九百九十九位庄稼汉在兰德贯的指挥下,将一只这三日用河泥新塑的青龙像向东面而立。  又设方坛香案,铺着红布的香案上除插着长香的香炉外,另有三个白盘,一个盛着茗果,一个满着糍饵,唯有中间的那个盘子是空着的。  只听兰德贯一声锣响,求雨仪式开始。  一位道长举剑,轻轻一划,方坛下那被红绳绑住的白鹅的脖颈处便是鲜血飙出,却见那道长不慌不忙,摇晃着手中沾着鹅血的剑,口中振振有词:“五帝五龙,降光行风。广布润泽,辅佐雷公。五湖四海,水朝宗。神符命汝,常川听从。敢有违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  道童显然是早已熟悉流程,从容将已经不再挣扎的鹅抱起,将鹅颈的伤口对着香案上的空盘,待鹅血满了空盘,道长和道童便是踩着八卦步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这时,又站起了三十六个僧人,围着青龙像,一面敲着木鱼,一面诵经道:“南媽……三曼塔……布達南……哇吉拉……咩……南媽……三曼塔……布達南……哇吉拉……咩……南媽……三曼塔……布達南……哇吉拉……咩……”  兰德贯对着庄稼汉们抬了抬手,庄稼汉们便是也跟着一起吟诵:“南媽……三曼塔……布達南……哇吉拉……咩……南媽……三曼塔……布達南……哇吉拉……咩……南媽……三曼塔……布達南……哇吉拉……咩……”  求雨仪式分道家的方法和佛家的方法,兰德贯觉得,西安府旱情严重,便是决定“双管齐下”,或许能增加点成功的概率呢?    五  渭河龙宫内。  渭河龙王敖度正做着美梦,便被一阵阵吵杂的声音惊醒。  “他娘的,干什么呢这是?!”敖度骂骂咧咧的坐起身。  一旁的蟹将忙是说道:“西安府的百姓在求雨。”  被惊扰美梦的敖度脾气上来,看谁都不顺眼,一甩手就给了蟹将一个巴掌:“废话!老子是龙王,不知道他们是在求雨?我意思是哪有求雨求那么久的?”  被打了一巴掌的蟹将没有一点情绪,陪笑道:“西安府已经快七个月没下雨了?”  渭河龙王敖度揉了揉眼睛:“今年玉帝给的任务额度是多少?”  龟师爷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还是二十四钟的雨量,分十二次降完。”  渭河龙王敖度拧着眉毛想了想,旋即又问:“那,我降了几次,一共多少量?”  龟师爷忙是从腰间掏出一个小本,算了算,回答道:“陛下在陇中县、凤翔府、华阴郡各降雨三次,共计四钟三釜七斛二斗……”  渭河龙王敖度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阻止龟师爷继续细化总降雨量,然后喃喃自语道:“竟然一次都没给西安府下?”  龟师爷问道:“陛下要不要准备降雨?”  渭河龙王敖度没好气的说道:“降个屁!才过了半年,只剩三次降雨次数了,万一用掉了,其他地方后半年缺雨就不好办了。西安府有财力雄厚,遇到再大的灾情,也总比其他地方应对起来要轻松一些。”  蟹将小心翼翼的说道:“玉帝说过,遇到特殊情况,可以申请增加次量的?万一事情严重了,玉帝陛下怪罪下来……”  “特殊?这也叫特殊情况?一年能见几次玉帝?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渭河龙王敖度没好气的瞪了蟹将一眼,语重心长的说道:“降雨只是我们的兼职任务。人家雨师才是真正掌管人间降雨的仙官,人情用一次少一次,我们何必用自己的人情去填补雨师的工作失误?人情要用在刀刃上。”  听着岸上仍是不断的吟诵声,渭河龙王敖度似是在安慰蟹将和龟师爷,也是在安慰自己般,又说道:“再等三个月,雨师若还没想起这件事,我就把剩下三次,总共十九余钟的降雨量连着赐给西安府这些人。他们不是爱雨吗?让他们淋个够!”    六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这是《庄子》的首篇《逍遥游》中的首段,讲的是北海之中有一种名叫鲲的千里大鱼,出海便可幻化成名为鹏的千里的大鸟,它会定时南北迁徙。  今天,就是鲲化鹏,北往南迁徙的日子。  出海,掀起万丈巨浪,展翅,掀起狂风海啸。  鸣啸一声,扇动翅膀,鲲鹏便是略过华夏大地,所过之处,乌云密布。  飞过西安府上空时,鲲鹏翅膀上的一滴水滴落而下。  鲲鹏无比巨大,它身上的一滴水,自然也不是平时意义的一滴水。    七  “轰!”求雨仪式当天夜里,西安府的上方,没由来的响起一声异响。  西安府的百姓们还没反应过来,便是又听“哗”的一声,仿佛谁把一盆水泼到了地上。  应该不是谁泼水,谁家也没有那么大的盆,可以产生这么大的响声。  “下雨了,下雨了!求雨仪式显灵啦!”不知道是谁先出的门,一看便是激动的大叫起来。  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惊醒的不仅仅是西安府的百姓。  知府家中。  “怎么街上那么吵闹,发生什么事了?”郑知府从榻上坐起,问道。  “老爷,大好事啊,打雷了,终于下雨了。”丫鬟惊喜万分。  “哦?”郑知府有些不相信,这七个月没下雨的西安府,怎么突然就下雨了?  丫鬟见老爷不信,便是说道:“听说今天白天的时候,田曹掾兰德贯蓝大人带着百姓前往骊山求雨,想来这事是成了的,真是灵验啊。”  郑知府点了点头,旋即眼前一亮,若有所思了起来。  渭河龙宫。  “下雨了?雨师回来了?”渭河龙王敖度也是刚刚听说此事,难以置信。  “陛下。这次倒不是真正意义的下雨。”蟹将转动着额头上的两个小眼睛,讪笑道:“鲲鹏南迁,巧在西安府上扇了扇翅膀。”  “这样啊?”渭河龙王敖度想了想,突然似是有了什么主意。    八  翌日一早,兰德贯便被郑知府唤去了府衙。  一路上,老百姓亲切的给其打招呼,让他脸上的笑容一直挂进了府衙大门。  然而,半个时辰以后,当他从府衙走出来的时候,脸上却再也没有了那得意的神情。  原因?便是刚才郑知府对他说的一番话。  “哎呀,德贯你心系百姓,本官看在眼里,难得,难得。”郑知府寒暄了这样一句,便是话入正题:“怎么样,西洋人的降雨方法神奇吧?明明几个时辰前还骄阳似火,一下子就下了那么大的雨,甚至有许多居民的房舍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雨水砸了个大窟窿。不过这都是小问题,不碍事,不碍事……”  郑知府的意思很明白,这次突如其来的降雨,是他勤政爱民的表现,这西洋人降雨的花销,自然是该朝廷承担。  倒不是兰德贯不相信郑知府,昨夜龙宫可是也来了龟师爷,传达了渭河龙王的旨意——“龙王爱民如子,昨夜降雨三钟。龙王庙年久失修,香火稀少,望兰大人上报朝廷,封金万两以重修龙王庙……”等云云。  郑知府和渭河龙王都说雨是他们自己降的,都想借此生财,兰德贯真不知该相信谁好,自己这篇奏折该如何下笔?  走回了家,兰德贯突然相出了妙招——索性写上两封奏折,一封说雨是郑知府下的,另一封说是龙王下的,然后交由朝廷自己判断。反正无论终朝廷认定是谁下的,都与自己无关! 共 456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哪家好
云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孕妇癫痫患者日常生活的注意事项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旅游贴士 微信小程序怎么安装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